從一位90后年輕人的種植體會,看陽光玫瑰的價值與方向,背負式割草機廠家

欄目:行業動態 發布時間:2021-07-14
等我趕到河南新鄉時,辛宏權已經離開豫東試驗站了,他要趕回徐州,準備首批“陽光玫瑰”的銷售。這是他在葡萄上的第一次收獲,遇到的問題還很多,讓他感到頭疼的是處理劑的問題,

等我趕到河南新鄉時,辛宏權已經離開豫東試驗站了,他要趕回徐州,準備首批陽光玫瑰的銷售。這是他在葡萄上的第一次收獲,遇到的問題還很多,讓他感到頭疼的是處理劑的問題,所以聽說我要去河南,他就一大早坐高鐵從徐州趕到鄭州,與張曉峰匆匆見了一面,聊了幾句話,還沒等到我到達,又急急忙忙坐高鐵趕回基地。

這就是農業人的忙碌。 “你的處理劑配方有變化嗎?”我和張曉峰也有兩年未見了。2018年8月第一次和他碰面時,他還跟著王鵬(原國家葡萄產業技術體系豫東試驗站站長、河南省農業科學院研究員)做科研助理。如今,王鵬已退休,他獨自擔負起這片50畝試驗園的管理工作。

2016年到現在都沒變過,一直是同一個配方。張曉峰說。

他很幸運,2012年剛畢業時就遇到一個好老師(王鵬)和一個好品種——“陽光玫瑰”。那一年,王鵬從南京農業大學引進1000株“陽光玫瑰”種植在豫東試驗站;第二年,王鵬又從日本帶回“陽光玫瑰”的處理劑配方;從2014年起,張曉峰就在王鵬的指導下進行不同處理劑配方的試驗,找到配方,并沿用至今。

這兩年果園變化不大,還是原來的大棚設施,葡萄長廊上還是掛著那幾幅宣傳照,2017年,河南省省長到訪;2018年,塔吉克斯坦總統到訪……在長廊的邊上多了一幢嶄新的小木屋,用來接待來訪客人。

走進“陽光玫瑰”種植區,兩側掛滿了黃燦燦的葡萄,在陽光的照射下映出鮮亮的光澤,連空氣中都彌漫著醉人的香味。“鋪反光膜有什么作用?”我看到了不同點,但“陽光玫瑰”似乎不需要考慮著色的問題。“估計在全國也就我們一家在鋪反光膜。”張曉峰得意地笑了笑,并解釋道:“鋪反光膜有兩大作用。一是能提前成熟,在7月中旬鋪上,8月中旬就可以采收了,起碼能提前一周;二是可以減少陰陽臉的問題,‘陽光玫瑰’見光的地方會很黃,不見光的地方是綠的,用了反光膜,整體顏色是一致的,不會出現一面黃一面綠的不一致的問題。”

會不會讓陽光玫瑰的掛樹期縮短?我推測道。

“會!因為光度和熱量都增加了,也會造成容易發軟的現象。”張曉峰補充道:“這種模式適合于直接面對消費者的果園,因為鋪反光膜后顏色會偏黃一些,口感和香味都相對好一些,但如果針對客商,還是建議套綠袋,不用反光膜。客商喜歡綠果,因為黃果容易上果銹,尤其是果粒小的話,更容易上果銹,會非常難看。”“果粒小,更容易上果銹?”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觀點。“對!我們做過調查,小果粒發生果銹的幾率會高一些,13克以上的果粒上銹就很少了。”“那如何讓果粒變大呢?”這也是大家關心的問題。

跟處理劑中的氯吡脲濃度有很大關系,再就是水肥要跟上,尤其是第一次果實膨大期和第二次果實膨大期,基本上是隔三五天就得澆一次水。我在南方認識的幾個種陽光玫瑰的朋友他們基本上每天都得噴水,所以他們的果粒做得都非常大。

“這兩年在技術方面還有其他變化嗎?”我再問道。張曉峰在技術方面不是一個保守的人。“我們把高寬垂改平了。”張曉峰接著說:“因為它操作起來太不方便了,枝條一下垂,行間沒有空間,人行走起來非常麻煩,打藥不方便,采收也不方便。”“搞技術不僅要考慮樹的感覺,也要考慮人的感覺。”類似問題我見過不少。

對!把枝條擺平之后,一是行間的空間打開了,人操作變舒服了;二是通風透光條件好了,樹也變舒服了,果實上的一些病害會輕很多。

除此之外,這兩年試驗站的葡萄也經歷了一次間伐,株距從原來的1.5米變成3米,行距還是原來的3米。 “其他品種今年的表現怎么樣?”這是一個試驗園,除了我們關切的“陽光玫瑰”之外,還有很多其他品種。

裂果、爛果……今年雨水多,好多問題。今年也是我接觸陽光玫瑰以來見過裂果多的一年,但是比起其他品種那簡直是不值一提。經歷今年這種多雨的極端天氣,張曉峰對陽光玫瑰的青睞又上了一個臺階:我現在覺得陽光玫瑰的粒重起碼要13克,因為今年發現果粒小的裂果更嚴重,果粒大的反而裂果要輕一點。

“辛宏權有沒有跟你提到他的裂果問題?”我忽然想起昨天在吉園徐州基地看到“陽光玫瑰”的裂果和爛果現象,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“陽光玫瑰”的裂果。與辛宏權擔心的處理劑配方不同,我更擔心眼前這種直接影響商品性和價格的現實問題。“提到了。”張曉峰給辛宏權的答案是“初結果樹加樹勢強旺的原因”。“他肥料下得足,6米行距、4米株距,H形一年長成。”我強調道。這還是辛宏權引以自豪的經驗。

一年長成不見得是好事情,說明樹勢太旺了。張曉峰分析道:他給我看過他的條子(新梢),比我原來株距1.5米時的還粗,而且留梢量有點偏少,22厘米留一個條。我們基本上是18厘米留一個條,不要太稀,太稀勢必會造成枝條長勢偏旺,問題就很多。所以我建議他隔年間伐,放緩樹勢。樹勢弱了,管理就簡單很多。

“你怎么看‘陽光玫瑰’今后的種植效益?”聊完技術,我想問問眼前這位90后種植專家對行情的看法。“‘陽光玫瑰’也會走向平凡的。”張曉峰稍加停頓后說:“雖然現在的種植面積已經很大了,但只要把品質做好了,它始終會在一個平穩的價格區間,波動不會很大。”“像你現在這個產品,如果賣給果商,他們能給什么價?”

豫東試驗站有十二三畝的陽光玫瑰,全部禮盒裝銷售,150/盒(4斤),每年的銷售額在80~100萬元之間。但這不是行情價。

“這種果子14元/斤應該沒問題。”張曉峰按照4000斤的畝產量核算了一下產值,笑著說:“一畝地的效益還是非常不錯的。”“值不值得你自己去建一片園子?”我打趣道。張曉峰忙不迭地說:“這個可不敢。” 兩年前,我從陜西渭南過來,剛寫了周曉杰“五畝換大奔”的傳奇故事,覺得張曉峰非在編人員的收入跟他可以借助“陽光玫瑰”風口到達的收益頂點相差甚遠,所以問過這個問題。

據說差點讓他丟了這口在我眼中并不值錢的泥飯碗。

我不知道眼前這位懂技術、會感恩的90后年輕人現在有沒有在編,也不知道“陽光玫瑰”的種植高效益還能持續多長時間,但張曉峰臉上洋溢的喜悅和身上散發出的蓬勃朝氣,已經很好地體現出一個好品種帶來的行業機遇。

判斷一個產業的前景,就看這個行業能不能吸引年輕人。

 


黑白中文卡通动漫第一页综合,国产a合一区二区三区,1024手机国产欧美日韩你懂的,国产精品午夜寻花在线播放,日韩和欧美护肤产品差异,欧美12一18Young